岩崽生日快乐鸭!!

 
2018/12/9    

【周泽楷】嗯

选修课的教室里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无他,老师要点人回答问题。

把老花镜顶到眉毛上的老师举着名单,也不知道是不是故作玄虚的挤眉弄眼了看了好久,底气十足的喊道:“周泽皆。”

然后自己好像也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又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下:“周泽揩。”

人群里,一个人缓缓站了起来。

老师满意的放下名单,等待着这个学生的回答。

“嗯……”

很好,老师想,看来是个思考过的。

而且这个人面部表情波澜不惊的,同学们想,看来他肯定胸有成竹,老师就不会叫我们再回答了。

“嗯……”

看来要说的挺多啊,老师和同学们想,于是一起等待着他的下文。

“嗯…………周泽楷。”


 

【叶蓝】技能点

在地图上搜老叶,搜出来个叶修通讯,进去就一条评论,笑得我拍桌。


于是今天这篇文诞生了。


——————————

蓝河最近手机坏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锁屏键不怎么好用,按个八百遍能给回馈一次。

于是他抽了个空到官方旗舰店去修理,结果对方拿着手机端详了一阵,给他报了个修理价格。

蓝河面色波澜不惊,实则内心咆哮。

这么贵,都够买个新手机了好嘛!!有这钱我为什么不买个新手机呢?!

于是他放弃治疗,准备再回去凑合凑合,等到这个手机实在让他抓狂的时候就直接换一个新的。

计划的挺好,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蓝河回家路上看到一个修手机的店。

要是寻常的店...

 

【荼岩】万水千山

安岩今天收到了一封信。

说实话这年头,写信的人已经不多了。要不是小区里还有老人们订一订报纸,家门口那个一个格一个格的信箱已经基本等同于报废。

安岩自从搬进这个小区后就没注意过这个,更别说神荼了。所以当门口保安把他叫住,并告诉他信箱里有信的时候,安岩内心是充满了黑人问号的。

什么人寄的信?

安岩好不容易找到了从来没用过的信箱钥匙,一边腹诽着别是什么传单广告,一边把门打开了。

特别简洁的一封信,上面除了写着“神荼,安岩收”之外什么也没有。

连个地址都没有的信是怎么寄过来的?

安岩皱着眉头,一边拆信一边往家走。

神荼,安岩:

我自知写这封信应该也是没什么用处的,不过就是自我消...

 

【叶蓝】彼此

●设定为叶修退役后两人同居在g市

●一发完

——————————

蓝河前段时间因为工会的一些线下招人问题跑了一阵外地,留得叶修一个人成天孤零零的在家里

——打游戏。

蓝河知道叶修这个人要是没人照顾,能够生存就是他生活的唯一标准,毫无生活质量可言,于是走之前还特意在冰箱里塞了不少热一热就能吃的东西,换洗的衣服也码在了衣柜最外边。

但看在叶修估计是个吃脖子上挂的饼都懒得转圈的人,他还是嘱咐了不少遍,成功确认叶修把这话听进去了才放心的出差了。

由于预算的时间比较宽裕,蓝河提前了一点完成工作,给叶修发了个信息,直接改签了机票飞回来了。

叶修的手机是一个虚幻的存在,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蓝...

 

【叶蓝】一日为师【09】

●高中生叶×大学生兼网课老师蓝(年下)

●全文见tag

●oocooc

 ——————————

“我擦!”毕言飞拍案而起,“那也太臭不要脸了吧!!”

于是包括许博远在内的三个人赶紧手忙脚乱的把他拉下来。

“你咋比当事人还激动…”许博远无语地拿起饮料吸了一口。三个人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许博远顺便把这事大概给他们说了说。结果讲了这么一遍,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的居然没有那么气了,反倒是毕言飞激动地想要上房揭瓦。

“这你能忍?这你能忍?这、你、能、忍?”毕言飞充分展示了何为嫉恶如仇,分贝再一次飙升到周围人的侧目,“要是我我就揍他了好吗?”

剩下两个人也凑上来问:“是啊老蓝...

 

【叶蓝】一日为师【08】

●高中生叶×大学生兼网课老师蓝(年下)

●全文见tag

●oocooc

——————————

许博远被他鼻息间喷出的热气打的一激灵,下意识的一躲,险些装上货架。

然而我们的钢铁直男许宇直却并没有对这句话产生什么别的想法,他理解独到的洞悉了表面意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你不会就是为了来找我玩才报的我们学校吧?”

得嘞,加上一个“玩”字,气氛一下子从耳鬓厮磨的暧昧变成了勾肩搭背的笑闹,搞得叶修都恨不得直接拉着这位大兄弟去痛饮两百杯二锅头。

算了吧,从长计议,来日方长。

于是叶修充分表示了自己纯粹是百度了一个全国大学建筑专业排名,然后按着顺序一码塞进了志愿表里。末了还一定...

 

【叶蓝】你是什么做成的

●跟风玩一个
●瞎写,沙雕而无逻辑

——————————————————

周末的下午,宜摊着。

蓝河窝在书房的椅子上玩手机,旁边叶修歪歪斜斜的带着耳机, 单手操控着小号跑到网游里虐菜。

蓝河随手刷新了微博,向下滑了滑,看到一个测试:

“你是什么做成的?”

这种测试每天网上多的是,大家乐此不疲的测,其实也就是图个好玩。蓝河瞅了瞅,也顺手点进去,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蓝河是什么做成的?游戏机、怨恨和所有好玩的东西。蓝河是这些东西做成的。”

蓝河立刻心情复杂成了王杰希。

游戏机还算说得过去,好玩的东西很笼统无所谓,怨恨是啥么鬼?

这玩意比星座还不准。

正想退出去,蓝河余光瞟到...

 

【叶蓝】光

————————

周末的早上,没有闹钟不厌其烦的的骚扰,可以睡到阳光透过窗帘缝在地上落下一条亮痕。

先醒来的是叶修,他眯起眼睛看向墙上的闹钟。

八点多,其实还早得很。

他翻了一下身,看见旁边的蓝河背对着自己,显然还在熟睡之中。

早起果然是多愁善感的发病期。叶修盯着蓝河的发旋看了一会,忽然就没了困意。

他不知怎么,脑内像放电影一般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

那年他明察秋毫的抢在叶秋前面,拿了他的行李,追求一个别人看来不务正业的梦。

他的手触摸上键盘和鼠标的一刹那,就仿佛人也随电脑通上了电流,在心底激发出一种别样的光芒,照亮了自己脚尖前那一块地方。

那光芒在自己眼中是那么耀眼,在别人看...

 

【叶蓝】一日为师【07】

●高中生叶×大学生兼网课老师蓝(年下)

●全文见tag

●oocoocoocoocoocooc

●大家好没错是我我又活了说来话长其实我真的想更来着但是卡文卡的我痛不欲生七窍流血总而言之非常对不起而且我觉得前文大家应该忘得差不多了有兴趣的可以重温一下


————————————


而我们忙昏头的许同学根本没有发现这一问题。别说是微信了,他连手机一天都摸不到几次,就别提细微到发现通讯录里少了一个人。

开学季和小学期重叠,仍然热的要命,许博远天天极限操作赶ddl,窝在宿舍里吹着空调处理没完没了小学期任务。

终于把最后一天熬完并上交了作业的冷冻咸鱼...

 

© 敛昱 | Powered by LOFTER